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给我把门关上!【陆花现代AU】TBC

点梗文www打算把罐砸的梗和其他姑娘的甜车要求熔成一篇23333333333

所以本篇又名:三次鸡哥临门(被)踩了刹车,最后一次他开了辆野车。

有楚白私货www


正文:


一.《 西门吹雪》

1.

其实人人都知道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雪白干净的陆小凤那个“陆小鸡”的绰号是怎么来的。


哪怕有刚认识的新朋友还处在被他强大的人格魅力迷惑的阶段,要不了多久他们也会立刻get到这个听上去有点太不客气的名字有多贴切。


从替他鸣冤到加入一口一个“鸡哥”、“小鸡”的行列,这其中需要的不过是90-120分钟的时长——形象点解释,就是一部恐怖电影的时间。


陆小凤自己也觉得又无辜又无话可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无法无天连房子都敢烧的自己会被恐怖片百试百灵地吓个半死。甚至都不是什么高级的心理恐怖,只要有最基础的脑浆肠子四肢乱飞场面就足以让他一晚上都心惊肉跳地合不上眼。


2.

换言之,这只小凤凰,客气点说,其实胆小如鸡。


3.

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多少有点丢脸,尤其对于陆小凤这个平日里爱好给自己强行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人设的风流浪子来说更是大忌,他坚持了二十多年的完美形象和“你叫我往东我偏往西”的蛇精病脾气也势必不会轻易屈服。


发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而鸡哥解决问题的方式则是所有脱敏疗法里最简单粗暴心狠手辣的一种——既然一看恐怖片就容易跳,那就博采众长看个彻底,看到彻底无感为止。


这个方法虽然不太人道但理论上应该尚属管用,至少他发小西门吹雪的强迫症就是这么治好了七成的,现在他已经顺利成长为一个只有洁癖的阴郁男孩了。


所以陆小凤的失败可能就要归结于对自己还不够狠。


他的的确确一有空闲时间就找部片子来练胆,还为了增强效果又关灯又拉帘子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把音量开到最大全身心投入在各种鬼哭狼嚎里。然而这些绝情策略里他唯一允许自己放纵的一点还是让所有的准备都功亏了一篑。


4.

陆小鸡从来不是一个人看片儿的。


5.

他的片友还是他男票:朋友圈里公认的恐怖片最佳伴侣——花满楼花小少爷。


6.

花家老七的优势主要不体现在他一天二十小时挂脸上的和煦微笑与由内而外散发出去的心静如水(尽管看片儿时旁边没有人跟你比谁叫得更响确实能有效降低一点鸡哥的心理压力),而是他不幸自带的生理条件。


花满楼是天生的弱视。带上眼镜还能分个人畜,脱了眼镜就是一个字:瞎。


从小为了弥补先天缺陷他在各方面都一直在做很多努力,现在二十来岁的花公子学业系里第一业余生活丰富自理能力超群还能顺带着照顾一只散漫惯了的小鸡,这等成就说句实话他自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作为一名心理状态阳光得不要不要的年轻人,花满楼其实没什么同处境的人常会滋生的好胜心。花七对于自己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少数无关大雅的事情就算力所不及,他其实也并不怎么care。


尤其是男友力max的他在发现自己戴上眼镜都不是很能看懂一部电影的事实居然对自己男友还能有所裨益的时候,花满楼就更满足于这只能看个色块光斑的现状了。


于是每当bgm开始往诡异的地方走陆小凤就会条件反射地扎进他男友怀里,然后心安理得地任由被自己没收了眼镜的花满楼一脸懵懂地看着屏幕,直到后者判断“画面的颜色变掉了”外加音乐也变得友善起来后,才一脸“方才无视发生”的表情坐起来按下暂停,让他家七童十分认真地解释方才都出现了啥样的色块并以此来猜测自己错过的剧情。


嗯,这种自欺欺人的方法可以说是非常耽搁他的疗程,然而至少在司空摘星再叫自己“小鸡”的时候,陆小凤多少可以拿一点恐怖片里的剧情搪塞过去做个伪证,证明自己已然不是以前的那只鸡了。


7.

更何况,这种一点都不man的权宜之策还能时不时达成另一个更喜闻乐见的目的——那就是开车。


8.

就比如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了,陆小凤和花满楼却还窝在西门吹雪家里看《回魂夜》。


花满楼主要在努力判断画面里的轮廓都是些什么玩意儿,陆小凤主要在花满楼的腰腹部位挨挨蹭蹭上下其手。


一个认真起来的花七少爷是很难被外力分心的,但就连他的毅力也往往架不住自家男票锲而不舍的高段位骚扰。五分钟后花公子放弃地低头揉了把怀里正在搞事的脑袋,语气再怎么温和都带了点面对流氓的无奈之情。


“陆小鸡,你不想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哎呀连我的爱人都这么叫我,看来我这辈子是甩不掉这个倒霉称呼了。”

“司空摘星在起名上总是很有一手。”

“他起的名字就像口香糖一样,沾上了就再也甩不掉。等下次见到他,我要叫他一千声‘猴精’。”陆小凤翻了个身彻底枕在了男朋友的大腿上。有光的时候花满楼的眼神涣散到有点蜜汁呆萌,可黑暗里他的眼睛却总会比星星还亮,“诶七童,你猜我现在有没有在对着你傻笑啊?”


他在昏暗的光线里摆出了最暧昧不明又最风流无双的微笑,然后这位某些时候思路比自己这个工科生还直的男友果然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就摸。

微凉的手指摸索着戳了下自己的酒窝,陆小凤觉得自己撩拨失策不算,似乎还被七童无心撩了一下。


9.

这他就有点不服气了。撩汉撩妹二十载的小凤凰觉得是时候站出来维护下自己的尊严。


10.

果断抬身坐了起来,陆小凤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腰往怀里一带,人就顺势前倾了去吻住男友微张的薄唇。花满楼不笑的时候嘴角都有点上勾的弧度,配上他总有点湿漉漉的眼睛就特别像一只奶喵。


只不过那只愣了几秒后从善如流地揽住自己脖子还微微用力的手也实力证明了这是只会把杯子往地上推还装无辜的那种喵。


陆小凤对此不可能有任何意见。他的笑声被花满楼主动探过来的舌尖堵在了喉咙里,格外低沉的声调反倒让对方一向很稳的心跳漏了一拍。正虚握着人家手腕的年轻人立刻捕捉到了男友这丝丝失态,于是手指顺着腕骨爬了上去纠缠住同样修长好看的手指,用了点力往下压的时候舌头也开始无所顾忌地耍起了流氓直接撬开齿关往里钻,还特别臭不要脸地勾起舌尖刮蹭花小少爷极其敏感的上颚。


等到这场肺活量与技巧的较量结束后,两个人不仅都喘得像狗一样,还硬得不行。这种状态的后续只可能有一种发展了,所以陆小凤在把花满楼放倒在沙发上的同时也行云流水地解着对方衬衫的扣子,全神之贯注已经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完全不介意这种拿恐怖片音效当bgm的办事儿环境。


花满楼则乖乖地抬手配合他动作,等到衬衫从自己身上被扒下来后他侧头瞥了眼电视方向的大片光斑,摸着陆小凤的两撇小胡子突然想起一个自己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11.

“小凤——”

“乖七童,叫声凤哥哥。”

“……那鸡哥——”

“我错了,你想说什么?”


花公子无奈地揪了揪有点扎手的胡须:“小凤哥哥,你为什么每次练胆的时候都要摘走我的眼镜呢?戴上眼镜后我好歹能看个大概,你也不用根据画面明暗色调来猜剧情了。”


“那不行,万一吓到你怎么办?”撑在花满楼身上的人一脸理所当然地握住抚在颊边的手,送到唇边小小地亲了一记。


12.

这话讲道理是以小鸡之胆度花花之量,可是配上陆小凤难得不怎么轻佻的微笑和语气就变得很能打动人。花满楼于是也玩了一把以己度人,引着对方的手来摸自己的微笑。


一个笑盈盈的花满楼对于陆小凤来说不亚于在眼前放了束世界上最好看的烟花。他无法自制地凑下去又去亲吻弧度可爱的嘴角,手开始更加不老实地顺着身下人的腰腹线条上下爱/抚。


13.

然而等快触到关键部位的时候他的肩膀却突然被推开了一点。


“小凤,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OK。”

“……我没和你玩梗,我是真的觉得不行。”


一般来说事已至此,花满楼就算是再别扭再克己复礼也不太会这么真情实感地推拒。所以陆小凤停手后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起身把对方拉起来,摸索着查看他是不是哪里被自己不小心磕到碰到了。


这么多年的感情让花满楼也一秒get到了男友的意思,他安抚地拉住对方的手腕蹭了蹭:“我没事,但是我觉得屋里有人。”


14.

陆小凤咽口口水向后缩了一点,强颜欢笑:“你跟我混久了,也学坏了?”

“我没有啊。”

“那还吓你男友?”


“他没有吓你。”


另一把阴郁的声音配合着不小心被小鸡按到音量max的《回魂夜》经典bgm陡然响起。


1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艹你大爷爷爷爷爷!!!!!!!!!!!!!!”


三秒后鸡哥的惨叫激活让半个万梅别墅区都在一点的凌晨灯火通明。


16.

不管多去多久,当天的情形对他们仨来说也可以算是历久弥新。花满楼记得自己快聋了,陆小凤坚信自己差一丁点儿就会直接心肌梗塞驾鹤西去,而被损友哀嚎成罪魁祸首还不知悔改的西门吹雪,则觉得自己委屈得不是一点点。


他出于兄弟情义让家里水管炸裂的陆小鸡来这里住一个礼拜,然后他不仅把自己的男朋友带回来,还打算在自己雪雪白的沙发上就地办事,还把自己这个正牌主人当成鬼。


如果换个人这么对待有洁癖的朋友,西门吹雪是要让他血债血偿的。


因此他完全不觉得自己在鸡哥秀肺活量的时候用微信语音把这段尖叫发给司空猴精,再任由后者把它强行设为陆小凤无法更改的来电铃声这件事有多么的忘恩负义其心可诛。退一万步说,在这个除了外卖、快递和推销外几乎没有人会打电话的年代,这种手段简直是报复界的一股清流。


所以,对折腾陆小凤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大兴趣的西门吹雪其实根本不知道任何后续剧情,也不知道鸡哥来一边和解一边透了一箩筐司空对不起自己的大小琐事时那一脸憔悴是为何般。


17.

只有陆小鸡自己清楚,如果他再在和花满楼一起开车时被那个老猴子夺命连环call的话,他很可能要真的成为这世上第一个被自己的尖叫声吓到硬不起来的男人了。


一. 《西门吹雪》 END

TBC

评论(2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