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他乡遇故知,还俩【楚白】TBC

如题,这是一个what if 掌柜的和老楚是青梅竹马的设定

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在用古龙的方式打开武林外传😂

正文:

一.
江湖上不知道楚留香这个名字、不知道他盗帅威名,或者不相信他那些风云传奇之人,很少。

可江湖上见过楚留香,和他打过交道、喝过酒、甚至作为他的至交同行一段时日之人,也很少。

人人都知道盗帅良友遍天下,闯荡江湖的男男女女无一不想与他结交,无一不以同他交过面为荣为傲。可是若要随便抓住一个江湖人,问他楚留香的至交好友是谁,他至多能说出胡铁花、姬冰雁这二位大侠,若是还能进一步说出一点红的,那必然自身已和香帅有几分渊源。

这时若再去问他,信不信楚香帅还有两位至交故人,就隐在那关中宛城翠微山下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客栈里,不仅如此,他们如今还默默无闻,没有半点出奇之处,这个江湖人很可能会放声大笑一炷香,或者摔碗大骂半个时辰。

无论他是大笑,还是大怒,他都在用最夸张、最离谱、也是最激烈的方式回答两个最简单的字:不信。

对于江湖客来说,和楚留香相关的一切可以是浪漫的、惊险的、诡谲的,但绝对是不凡的。就连提到他的事迹时都要用不一般的态度招架应对,他最看重的朋友更断断不可能只蜗居在普通的小小客栈之中。

所以,当楚留香提着包袱敲敲同福客栈的大门之时,大堂里的人没有一个露出惊异之色,也没有一个肃然起敬面露景仰的。

楚留香也没有觉得很奇怪,因为他觉得这个异象的解释很简单:首先作为客栈的伙计,他们早就习惯了迎来送往,至少不会当着客人的面大惊小怪;其次,七侠镇这等小地方,他们肯定不相信会有能掀起大风大浪的人来这里借宿,就算有,也基本不会在店里发生任何交集。

“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天色已晚,最中间的长桌上只剩下残羹剩饭,一楼也没有其他客人,只剩这些伙计在三三俩俩地聊天。楚留香不用细看也知道他们已没什么干活的兴致,只有最远处帐台上的小账房看见了耐心等候的自己出言招呼。

“都不是。在下是来寻人的。”

“寻人?寻什么人啊?”打杂的小姑娘把扫把一靠走近了些。她走过来的步伐和气息稳健有力,应该是扎扎实实练过几天正派掌法;她的容貌和身材也十分姣好,最奇妙的是,虽然身上穿的是粗布衣服,可是她发间插的簪子和手腕上的玉镯,楚留香扫了一眼就知其价值不菲。

而再扫一眼,他就认出了它主人的身份。

“在下未曾料到会在此处一睹郭女侠芳容,仓促之下礼数难全,这衔翠步摇还请笑纳。”

姑娘睁大了眼睛在外衫上揩了揩手,才小心翼翼地将这支步摇接了过来,就好像这不是一支昂贵又漂亮的首饰,而是一把在江湖里被万人求索的名剑。

“哇噻!这这这这这是采蝶轩的限量款吧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嘛来来来先森你快进来坐进来坐啊………!”

“芙妹!”小账房突然绕出帐台去拉那郭姑娘的臂膊,神色语气都着急得很。

“干嘛干嘛,我警告你啊客人面前不许和我拉拉扯扯的!诶你还拉?还拉?!信不信我拍山倒——”

女子放出的话越来越狠,一边看热闹的大汉也终于放下饭碗凑过来拉架,可这看似毫无武功的账房却突然拉住大汉衣袖,三人围成一圈竟在客栈楼梯一角窃窃私语起来。

楚留香此刻仍是不骄不躁站在门口,他们自信以楼梯至门槛那段距离,再以此等轻声细语,这世上必然不会有第四个人听见谈话的内容。

可如果他们知道这门口说来找人却平白无故送出一根簪子的古怪客人就是传说中的盗帅,那么他们一定不会再做这么自以为是的决定。

“芙妹你好好想想,他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姓什么,不觉得很有蹊跷嘛?”

“那他不会和上次那北北北一样,是个算命的骗子吧?”

“拉倒吧算命能赚几个子儿送你这太太小姐玩意儿他不吃饱了撑的……还,还是说zhei簪子其实他偷来的,完了现在整好搁小郭身上好脱罪啊?!”

“虽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你看他打扮那么华贵也不像普通小偷,会不会是另有图谋?”

“那,那他……难道是我爹派来抓我回去的?!——诶诶侯哥!侯哥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两腿发软眼发黑头发涨手还一飘一飘的使不上力气……”

“诶诶诶秀才秀才你醒醒秀才!”

“……事到如今只有与他拼了!”

话音刚落大汉就扶起已有几分昏沉的账房闪开,给郭姑娘的运章让出一条通路。只见她动作行云流水,随着掌势翻飞口中还大喝了四个字:“排!山!倒——”

“——在下找的并不是郭姑娘。”“——海唉唉……啊?”

“在下确与郭巨侠为旧识,然此番并非受令尊所托。之所以认出郭女侠,也是因为姑娘头上的那支簪子,正是当年在下愧赠的小小薄礼。”方才香帅将将发语,这凌厉掌风就已袭至面前。只是这芙蓉惊涛掌虽是招式霸道,施掌者也功底不俗,可若要沾上楚留香的衣袂还是差了几十年的功力。

此刻他不过微微一晃,小杂役这一掌就生生落空。郭姑娘因着后劲甚至冲出了店外,稳住身形后立刻又惊又怯,不敢再轻举妄动。

“哼哼,马脚漏出来了吧!告诉你!这支簪子是我爹——”

“——赠予你的生辰贺礼。令尊是否还告知姑娘说,此乃他托了旧友于京城翠星阁特意新打的式样,天下再寻不出第二支一模一样的?”

“你……你怎么知道?”

“那位旧友,就是不才。”

“……秀秀才他说的啥意思啊我咋听不太明白呢?”

和账房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大汉摇晃着身边软乎乎的身子小声询问。被叫秀才的书生方才已是三魂出了七窍,此刻却有了说话的力气:“在下是指我,不才也指我,这些都是谦词,子曾经曰过——”

“不不不为啥指你啊他认识你啊?”

“不是指我,是指他。”

“到底指他还指你?”

“指——哎呀和你说不清楚……芙妹!你坚持住!我这就去叫老白!”

“对对小郭你坚持住不妥协啊我我我去叫掌柜的!”

两人前后从长凳上滚下,一个直奔后院一个蹿上楼梯,步伐虚浮杂乱得都比不上一个小门派的小弟子。如此一来,这间客栈的武功水平已经显而易见,一向耳聪心更快的楚留香就算不回身,此刻也可以完全笃定地放下心来。

可是他没有。

他的心在听见“老白”这两个字从书生口中冒出后,就一直跳得很快。

一个和楚留香一样从那么多危机四伏的绝境中安然脱身的人,他的心脏势必会经常跳得很慢、很稳,因为心慌会自乱阵脚,让优势变成败势生机变成绝境。

能让香帅的那颗心脏也不再安稳的,难道是他一生最大的劲敌?

难道楚留香这辈子惹上的最大的事端,就要发生在这间开在偏僻小镇的老客栈里?

又或者,这个大汉口中的老白还有更为复杂的身份?

这一切问题的答案,楚留香当然是心知肚明。可是这些波澜,堵在他对面的郭巨侠千金郭芙蓉却无知无觉。

她甚至还未看出这个古怪客人的真实身份——因为看出之后,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又想打他一掌又想远远地逃开,

再矜持的大家闺秀在认识楚留香后,也不会想要逃开的,更何况小郭这个江湖中人。

“你你你真不是我爹派来抓我回去的?”

“在下此行,意在他人。”

“发个誓先!”

香帅轻捋左侧发穗,欣然从命:“我楚某对天发誓,此次造访同福客栈绝非为携郭巨侠千金归宁。若有半分作假,天——”

“——秀才来闹事儿要诓小郭的就儿他对吧?小毛贼敢来爷爷这儿化霜你这不找点呢嘛?”

白展堂撩开后院布帘提了口气就往门口冲去,同时右手食指中指绷紧直戳那白衣人身上几处大穴。

然而他指尖刚刚沾到一点布料这不速之客就蓦然转身从白展堂身侧擦肩而过,身法之高妙令失了手的人心下大惊。

“有趣,有趣。在下若是小毛贼,那八两弟弟你,岂非是小小毛贼了。”

楚留香这回终于堂而皇之地踏进了店里。他打量着也是一身粗布衣面色不善的年轻人,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他那五年里音信全无的白小贼。

重逢老朋友时,楚留香总是想和他们喝上一杯;而当这个人是白展堂的时候,他就想再多喝上一坛又一坛。

只可惜,虽然这里正是喝酒的好地方,香帅在畅饮之前却还需要说上很多话。

“八……八两弟弟?”客栈的其他人异口同声地重复了这个绰号,然后来回转头地轮流盯着两人。

白展堂自看清来人面貌后就站得很直、很挺也很僵,仿佛被方才的自己点住了穴道。听到这声疑问

后他终于动弹了一下,啃起了自己的指甲。

“你怎么来了?”

“我为了找你去过很多地方,只是在这里碰到了你。”

“你不是来找我麻烦的吧?我真的真的退出江湖了!”

“你似乎很怕我,可我从以前到现在都不应该是一个可怕的人。”

“老白,这人要是来路不正就甭跟他废话!姑奶奶再来一招排山倒海就不行治不了他!”

郭芙蓉咬牙切齿的宣战却被已经躲至她身后的那个弱书生拉住了。他拽着郭女侠肘弯的手指仍在发抖,可是却替所有不明状况的人问出了他们最想知道的问题:“老白……这,这人到底是谁啊?”


“他腻们都不认识?传说中滴刀帅楚留香嘛。”

这句话并不奇怪,如果要向旁人明示他的身份,所有人都会这么介绍楚留香,有的人甚至还会加上更多的溢美之词。

可这句话的语调很奇怪,它没有最普遍的景仰和敬畏,也没有很常见的亲热和自豪,当然也没有恨之入骨的敌意。这句话说得有几分嘲讽,却并不辛辣,就好像是一个人在介绍自己最熟悉却不是最亲昵的伙伴一样。

更奇怪的是,说出这句话的明显不是白展堂,而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年纪不大也不小的汉中女人。如果她的声音符合她的样貌,那么她还应该是一个颇具风韵的美妇人。

然而比这些都要奇怪的,是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竟然第一次把视线从楚留香身上转开,用更多的惊讶牢牢盯着楼梯上缓步走下的人。而背对着楼梯的楚留香虽然没有转身去看,却也在听见这把声音的时候突然瞪大了眼睛,就连一贯笑得自然的嘴角都僵硬地抽搐了一下。

“掌……掌柜的……你难道认识楚哥?”

白展堂不可置信地看着佟湘玉,这个他两年里尽心保护的柔弱女子正摇着团扇施施然在长桌主位上坐下,第一次对一个武林高手摆出了这么大的架子。

“蘸糖~这么大滴贵客,快给人家泡壶茶,诶记得把插叶全挑出来下一铺还能用啊。”

在很多人的眼里香帅可以值三千万两雪花纹银,可是在这位佟老板眼里他却连一壶好茶都不值。

楚留香也因此苦笑着挠了挠鼻子。他对呆愣住的盗圣眨了眨眼睛,转过身就是一个抱拳行礼。

“佟大小姐,求求您高抬贵手,饶小楚这一次吧。”

TBC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