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尬故事系列——《跳河篇》END【现代AU,名狄&西涯xover,方狄/白昊/涯双/前欢昊】TBC

久违的尬故事系列更新啦w
然而这一更比上一更还要尬还要不好笑,希望大家都可以给面子repo尬笑一发!
最近期末季过去了,应该会开始系统性地更文,接下去我会一鼓作气把拉拉蓝那篇更完,然后开始和阿兽的冰冻三尺联文w同时也会开始写落子和问心www争取把自娱自乐提到新高度!【被打
以及尬故事快没有梗了QwQ所以大家有想看的场景都可以评论告诉我噢!!

warning:本篇狄仁杰脸已经被我丢光了嗯……

正文:

1.
在主流的非独生子女家庭里,一般是小的那只对大的那只保护欲多一点,还是大的对小的保护欲多一点呢?

这大概是狄仁杰从8岁开始就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

奈何他从小到大身边的同学朋友里都只有他一人有个朝夕相处的亲哥哥,好不容易到了大学遇到同样有亲兄弟的白元芳,这货还从小就和他那混蛋老哥被不同的家庭领养日子过得和普通独生子女没有任何两样。所以他基本上逮不着机会问问人家,自己这种从懂事开始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地担心大了四岁的岳昊生怕一个不注意后者就被高高兴兴地拐跑的心理,究竟是血浓于水的手足情深,还是被一个比弟弟还要天真善良傻白甜的哥哥吓出来的创伤应激综合症。

不过快二十年过去后和岳大兄弟积累了更多共处经验的老狄也基本能确定了答案:没错,平日里那些连自己看看都觉得特别骨科的举动,真的都是被岳昊吓出来的,这是非常正常的应激反应。

2.
所以现在尾随自家老哥和他新男友的约会的行为也特别正常,一点都没有骨科的嫌疑,也一点都不像个偏执的斯托卡嗯。

3.
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安慰了一把自己的良心后,狄仁杰继续心安理得地躲在河边的柳树背后,借着那郁郁葱葱的枝条和树干遮挡住大半个身子,努力试图读懂远处长椅上白昊二人说笑的每一个字。

4.
“不会吧小白,连你都会被揍成那样?是不是跟狄仁杰终于学会了把擦伤说成截肢的装可怜技巧啊?”

岳昊毫不留情地在白元芳手脚并用绘声绘色的描述后对这位名侦探的打手兼保镖兼跑腿大肆嘲笑了一番,小白把手里最后一点面包都丢了去喂已经意兴阑珊的大鹅们,非常诚恳地为自己的信誉辩解。

“不是岳昊,平地上!赤手空拳我一个能打他十个,但是!他手里有枪我背后有狄仁杰的,还被他撵到了墙上!那我又恐高,翻不过去还下不来可不就被,被拽下来打了嘛……”

“那你怎么坐飞机啊?总不见得走宠物托运吧?”

“不坐靠窗,登机就睡!基本可以克服的!实在不行就紧闭双眼假装自己还在地面上,”白元芳紧闭眼睛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坐得比笔直还笔直,“差不多就像这样!”

又一次被小白同志戳中萌点的岳昊抿着嘴憋笑,揉乱对方的刘海后又趁机凑上去亲亲嘴角:“你怎么煞笔得这么好玩啊小白!”

5.
然后他收获到了一个“OvO”的乖小白。

6.
和一个因为太过惊讶敲到自己脚趾正又惊又气又高兴地无声嚎叫的弟弟。

7.
这个进展………是不是有点微快了啊?!

狄仁杰一方面为岳昊终于走出阴影开始崭新人生感到欣慰,但另一方面他又因为这次无比有既视感的发展模式和发展对象而虚得一比。

老实说他对哥哥智商的信心还是比对白元芳的要高上几倍的,毕竟他认为自己的脑力应该不全是基因突变的结果,总归有一点天才的火花也沉睡在老哥的天真里。而且再怎么说这也是苍穹的现任大老板,每天要打理这么大个烂摊子的话至少得有不在同一个坑上掉两回的良好判断。

而且小白嘛,虽然他那张倒霉的脸已经让岳家两个儿子都集体有了PTSD,不过看这架势岳昊已经克服了心病,而自己和人家那么多年知根知底的交情还放在那里,狄仁杰可以拍着胸保证这个犬系男友99%会和哥哥有一段稳定且甜到自己这种脱团狗都要怒吃狗粮的恋爱关系。

所以这1%对于白元芳操之过急外加居心叵测的隐忧,是不是也是时候打消了……

8.
狄仁杰蹭着下巴上新长出的胡茬,再次发挥平日的盯梢技能悄悄侧头,打算在跑路前最后看一眼那两人来把那1%的隐忧连根拔起。

9.
于是他看到一个被压在长凳上的亲哥哥。

10.
当弟弟的立刻在1后面加了无数个0。

11.
白元芳你不是人!!!!老狄一个怒吼就热血上头地想从树后冲出去暴打室友。

然而就算他自己每次都会忘记“一激动就会忘记自己每次激动的惨烈后果”的这种叠加死循环,大自然的规律也替狄侦探牢牢记住他这个人设,并且尽责地让他脚下滑了一滑。

12.
挑哪棵树不好偏偏挑了离河最近的那棵树的狄仁杰,就这样突然一下——

13.
掉水里了。

14.
岳昊把身上的小白推开了一点,疑惑地朝远处的河面往去:“有人溺水了吗?”

热心程度不亚于男票的白元芳也翻身跳下长凳站了起来:“不会吧这河水超浅啊?”

两个人默默观望三秒后,被扑棱出来的水花似乎有了沉寂的趋势。

而河面上并没有戳出半个身体。

15.
“………卧槽卧槽这绝对是溺水了帮我看着衣服!”

岳昊一甩外套就朝小河冲去,一旁的小白接过衣物也一脸紧张地跟着跑在后面,大有以旱鸭子之身犯及腰之水的壮士断腕气魄。

就在岳昊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打算游过去的时候,落水处传来了一声诡异地既模糊又清晰的阻止。

“别过来!”

16.
妈妈我要挂了!!

这是狄·沾水沉·仁杰沾水后的第一个想法。

白元芳!!!老哥!!快来捞我!!!

这是他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边挣扎边喝水时的第二个想法。

………诶卧槽?

这是他三秒不到就站稳脚跟后并发现这水可能最多到他胸时的第三个想法。

而看着英姿飒爽行云流水还打算一路披荆斩棘跟个小快艇似的游过来救人的岳昊,狄天才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想法就是立刻叫停古道热肠二人组的见义勇为。

他真的,真的,真的丢不起这个人。

“你不要慌啊!想办法站稳这里水很浅的!”得益于从小捞弟弟的经验,当哥哥的划拉两下就缩短了一大半距离,离救援对象几乎只有一划之遥。

“你再过来我现在就淹死自己!!!”

小半张脸还埋在水里的狄仁杰咕噜咕噜地以命相逼,而估计对方也是从来没见过跳河自杀的用跳楼自杀那套来威胁好心人的,不仅在河里的立刻原地站起身一脸如临大敌,连岸上那个脑力更逊一筹正在疯狂打call的也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朝他们走去。

“你不要冲动啊!这么浅的河很难淹死的到时候会很痛苦的!你可以先上来换一种死法再说!”

白元芳的自杀劝说一如既往地能让人更坚定离开这个世界的决心。狄仁杰叹了口气吐了个泡泡,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那边岳昊就更加谨慎地开口劝慰。

“那个……他话不好听但道理差不多,在水里蹲着肯定不舒服的吧!我们先上岸好不好?有什么想不开的跟哥说,哥帮你解决啊!”

17.
岳昊这声习惯性的“哥”让狄仁杰又浑身一激灵,然而此刻沉默既可耻也没用,他必须马上想出一个合理的回答才行。

于是在睁眼说瞎话领域造诣一流的老狄立刻根据“谎言必须有一部分真实”的原理,灵机一动就想了一个绝对天衣无缝符合逻辑的理由:“我和我对象快过不下去了……”

理论上来说他和老方每天的嘴炮换个人都会想要散伙的。这个谎撒得也没有很离谱了啦。

然后他就在对方那一脸直击灵魂的共鸣与悔不当初里懊恼地又呛了一大口水。

“我懂你,我太懂你了——真的我没编故事啊,你信不信就前一段时间我跟你现在这状态简直一毛一样!”

信……我都目击全程了我能不信嘛………狄仁杰看到开始移动过来的岳昊,咬咬牙不发一词。

那边情伤初愈的小总裁依旧在恳切地提供惨绝人寰的前车之鉴:“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但我是被我那个……前任,骗得快家破人亡——字面意义上的,没半点夸张。你对象有那么过分嘛?”

“没………”讲道理,他也不敢说有。

“撕破脸的时候我公司被他搞到差点破产,家里老爷子两眼一翻现在还没醒过来,最后一次见面我被打断了两根肋骨……那之后我也是又酗酒又割腕自残的,但你看现在不好好的嘛我都找到新对象了!谁都会遇人不淑的!真的!可活着就会有转机啊兄弟!”

岳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前半段悲惨故事讲得比今日说法还沉重,而且为了加强自己的可信度,他甚至大义灭亲地回头朝岸边那只招了招手:“喏这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诶小白你快下来!这里水很浅的不用怕!”

“好!”

“唔唔唔咕噜咕噜你你你你咕噜咕噜让他下来干嘛咕噜咕噜咕噜?!”

18.
于是大侦探的背后又多了一个好人,两位热心人前后夹击挪过来的速度越来越快。

狄仁杰慌乱地往水里又缩了一缩,白昊两人看到水面上的气泡突然大规模爆发以为这位小兄弟还是去意已决,只能放弃好言相劝一个人从前面扑一个人从后面拎强行暴力救人。

“对不起了朋友上岸后我俩给你陪不是啊!”

“唔咕噜咕噜噗噗噗不要往下按我噜噜噜!!”

“为人渣死不值得的你千万要想开点啊啊——岳昊往前走两步!!”

“小白你拎高点拎高点让他头露出水面——哎呀这一脸水产品——好我数一二三,一!二!三!扔!”

19.
在被捞过程中感觉自己快喝光半条河的狄仁杰就这么被毫无形象地丢上了岸,目前他最后一点体面全靠贴在脸上的水草才没有彻底顺流而下。

20.
“小圼?!”

“狄仁杰?!”

好的,这份体面也并没有活过两秒。

21.

“我就说手感怎么这么熟!”岳昊怎么都不可能会想到自己和小白的约会会以打捞亲弟弟结尾,“你他妈这算是哪出啊?!啊?!!”

面对着急上火的哥哥狄仁杰一向只有老实听话从实招来顺便卖个萌的份儿,但还没等他此刻摆好标准的“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坐姿,一旁的小白突然比谁都急地跨过来捏住自己双手。

“狄仁杰!方起鹤又怎么你了?!!”

22.
完了,这货当真了。

23.
“方起鹤?!这跟老方有什么关系?”

“狄仁杰和方逼王在一起了啊!那受情伤到要投河肯定也是逼王搞的事吧?!”

“不是……小白——”

“——在一起?!!不是说开玩笑的嘛?!”

某种意义上被蒙在鼓里好几年的岳总裁对这个消息明显接受不良。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狄,后者除了想掐断白元芳那双手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承认:“是,但其实也就刚确定……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那王八羔子把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没怎么啦挺好的真的。”

“没怎么你跳个屁河???”

又是一个坦白从宽的大好机会,狄仁杰甩开小白后端端正正跪坐好连头都低了下来准备认错,结果自己的热心室友再次抢答了一波。

“他是不是又像以前那样对你了啊狄仁杰!你们这次和好的时候你不是说逼王他彻底脱……脱胎换骨了嘛?”

“……???………小白——岳圼你先闭嘴——小白……什么以前……啊………?”

24.
岳昊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差劲的哥哥了。

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弟弟前两年交了个男友,和对方分了合合了分期间大小争吵无数彻夜难眠无数一天四包烟起步还活生生作出一个心因性头疼的鬼毛病,这个男友还是自己的得力副手。

这些事情,他,在小白如此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前,统统,都不知道。

自己还没有弟弟的室友贴心这一点带给岳老板超大的负罪感,这种负罪感则很快在剩下两人的一来一往中转移为了对老方的手痒之情。

而狄仁杰看着一脸内疚同时还在咬牙切齿于是表情分裂得很狰狞的岳昊,感觉已经湿透的衬衫又被冷汗浸得更湿。

当然他在做完蠢事后理智一般都会回归得更加迅速一点,此刻尽管本能一直在催他快点跑路,但智商超群的天才还是用理性强行冷静地坐直,力图堵住白元芳那张因为震惊和义愤而格外坦诚的嘴。

25.
“都说了我刚刚是不小心脚滑掉水里又怕丢脸才不跟你们说的,白元芳麻烦你想象力收一下好伐!”

“但这又不是你第一次想不开啊?那一次你早上四点钟回来然后砸玻璃杯还割了自己一手血——”

“——是因为我手滑了收拾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

“那……那你哭也是因为疼哭的嘛?”

“……是!!”

“那之后在阳台上抽完烟后吐成狗的那次!你也是因为头疼得难受才哭的?”

“是……是啊!”

“那连续四天失眠那次——”

“白元芳你他妈记性这么好为什么平时连个目标的车牌号都记不下来啊?!”

“…………”白元芳虽然被顶得噎了一下,但竟然不顾岳昊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难得地皱了眉思考起来,“狄仁杰……我还是觉得不太对!你怎么每次手滑或者脚滑或者头疼的时候,都和逼王有关呢?”

“是啊小圼,为什么呢?”岳昊低了全程的头终于缓缓地抬了起来,硬是在脸上强行挤出一个和蔼的大哥哥微笑,“你有委屈……怎么不和哥哥说呢?”

26.
因……因为不太敢……

狄仁杰在哥哥爱恨交织的眼神以及河边微风的双重笼罩下由内而外地瑟瑟发抖。

“哥………往事如烟了都,这次我发誓,真的和逼——起鹤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我腿贱而已!”

然后岳昊用一脸不能更心知肚明的虚假微笑让老狄为自己男票堪忧的未来也一起抖了起来,“好好好,我知道的……唉这可能真的是我们家基因问题了怎么就喜欢自己较劲……不过小圼没事!你想什么时候走出来就什么时候走出来,想怎么作就怎么作,我也会想当初你陪我一样在你身边的,放心吧啊。”

“我也会的!我当年的经验都记得的你就放心吧狄仁杰!”

27.
狄仁杰在谜一样的惊恐和更谜的一丢丢感动之余,冷静地开始觉得自己男票需要被担心的不止是未来了。

28.
事已至此,老狄已经意识到,在这条自己被自杀未遂的河边是无法把事情跟这俩正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可爱讲清楚了。他只能暂时叹口气披着自己老哥的外套爬起身,思考应该如何劝说小可爱们在把方起鹤揍到降维前先去吃顿饭,以便让自己有最后再解释一遍的缓冲机会。

而且讲道理,虽然他平时和方长一直都以一种没事嘴炮怼人有事幸灾乐祸的模式相处,但毕竟是自己亲男友。

狄仁杰很没有出息地表示,他还是会挺不偶尔地心疼一下他家老方的。

29.
然后,他今天难以言喻的运气在他能说出任何话之前给了他最后一击。

他哥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狄仁杰下意识地掏出来递过去,然后就目睹岳昊皱眉看屏幕、脚下一顿、随后笑得像是他终于可以把所有竞争对手外加秦欢踩在地上摩擦地面的全过程。

这让另外两个习惯了外冷内热小总裁的年轻人紧张不安地对视了一下,其中那个还在滴水的0.1秒不到就带上了恍然大悟后的绝望。

30.
“喂,老方啊……!”岳昊那个狰狞的微笑扯得更开了一点,“你说巧不巧,我正好有点事情要找你呢!”

END

——————————一些几天后的上下级谈话——————————————————————

“那我先去给负责这单的部门开个会吧?”

“唔可以,开完会后出一个计划,最晚让负责人明天下班前给我。麻烦了,去吧。”

“好的岳总。”

“——等等老方……来你先过来。”

“还有什么问题么?”

“聊点私事。前两天那事儿呢是我当时太冲动了,你真的真的不要太在意。”

“没事的,怀英也跟我都说过了。”

“嗯我相信你已经不计较了……我这个人,做哥哥做老板做情人好像都不是很称职,但有些事情,有些话也只有我会跟你说。所以我跟你交个心,你也知道一下。”

“您说。”

“老方,小——狄仁——小圼,他比我聪明,所以他不会像我那么轴……我就说一句话,遇到你之前,是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栽到四包烟和心因性头痛的程度的,你有时候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就想想我这句话。”

“………”

“………好了去忙吧!耽误你时间了怪不好意思的。”

“………”

“………”

“岳昊,欠怀英的债,我是打算拿一辈子,慢慢还的。”

“小少爷,你可以放心。”

———————————一些几天后的上下级对话 END——————————————————

机智的观众可以猜一猜本篇的时间线是接在哪篇后面的w

评论(1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