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测命【方狄,原著背景少许AU】

愿赌服输,盲狙了魔都卷的我来实践赌约了!

我也不知道几更能完结

以及这个文风我真的,最不擅长了qwq

常识性错误请无视qwq

正文:

1.
“方郎何不算上一卦?”

方起鹤停了脚步回首看去,书生打扮的方士对他笑得坦荡。他虽初出茅庐前途多舛,可自小就不曾有半分信过这装神弄鬼之事,此番稍作停留也不过是因这素未谋面之人竟唤出了自己姓氏而已。

“某不信命数,身上亦无多少钱财,先生莫要为某折了福寿才是。”

“方郎见外,某只恨终日清静着实闲散,见方郎俊赏清逸不似泛泛之才,便斗胆唤君前来一叙。”这术士抖落衣袖指指对面的矮椅,眉眼弯得好看,“君若不欲某泄露天机,某照做便是。只盼君能一抒高见,某自当洗耳恭听。”

话已至此,外加这术士虽圆滑嬉笑,终不惹人厌,方起鹤勾唇笑笑,也就从了他的愿落下座来。

“一介穷书生而已,何来高见。先生若不嫌某寒酸,某且问一卦前程。”

“方郎不必自谦,某才学不精到底侥幸得了双慧眼,这看人终是准的。”

术士端详片刻后推开桌上签筒,贸贸然来抓书生手腕。方起鹤虽自谦穷酸儒生,在出山前却文武兼习,此刻命门被触自是心下一沉,须臾便要出手。然小术士虽嘻嘻笑笑毫不知觉,指尖于腕骨处轻略过后倒也收了手去缩回宽大衣袖:“某学艺粗浅,看相摸骨难拿出手,只对手相有所心得,还麻烦借方郎右手一用。”

方起鹤暗暗收回招式,挑挑眉便随他心意右手摊开向上,任其眯眼体察。

“还未请教先生名号?”

“小小江湖方士何来名号,某小姓狄,家父还未赐字,也无甚别称,方郎随意唤某便是。”

“狄君相貌聪颖,此番也定是自谦了。”

“有趣,”这狄姓术士倏然抬眼看他,方起鹤目光未移坦然对视。相望不过倏忽,书生倒从中看出几分趣味来。这狄某人虽一副江湖人打扮,油滑老到却进不了眼里,眉眼之间总有些许矜贵清明,乍一看竟叫方起鹤生出点相惜相知之感,“某倒不知方郎亦习得这鬼神之术。”

“某自幼苦读圣贤书,当是无这般机缘。只是同狄君一般,生得一双慧眼。”

“既借君吉言,自应以吉言为报……”寒暄还剩半句就了无声息,狄方士低头对那手相沉吟不语,眉头微蹙终是上了几分心思,“可惜可惜,某今日怕是要扫方郎志气了。”

方起鹤收了右手,遮面轻笑一声:“便是大凶又如何,先生只管直言,某向来不信天意,本就无甚避忌。”

“大凶大吉,实为一例。某以为命数若定,安身立命,逆天改运便皆为人事。已成定数,自是无灭志一说。”术士手指轻击桌面三记,垂目低眉笑意深沉,“方郎前程,是福是祸,只于一念之间,如何拿捏,皆看方郎心气了。”

此语说得虽不耐听却着实诚恳,方起鹤今日甘愿同这算卦先生漫谈初也存了讥笑之意,现下这狄家男儿态度不似普通术士,倒在意料之外。

“先生此语,颇有深意,某自当谨记。”书生拱手一揖,竟有几分敬重,“还望狄君多赐一两言天机,好教某抓得时机,不鲁莽武断为善。”

“方郎又说笑,某今日同君初见,已知君断断非蛮横妄断之辈。然某虽有助方郎之心,却无助方郎之力。这机遇转折,还需方郎自行决断才是。”

术士悠然也抬手还礼,推辞周全后语塞片刻,突又陪笑补上一句:“不过若方郎求知若渴,某也自当拼尽一身修为。只是,恐怕需要方郎破费一二。”

这小人嘴脸同方才风可谓采判若两人,方起鹤失笑之余也甚觉此人有趣。依言掏出钱袋,暗自估算今日卖画收入后才应了这世故讨求。

“方某自知此天机千金难买,然——”

“不必不必,半两烟草钱足矣!”

术士一脸心满接过两三枚铜板,将其收放妥当才拿回签筒。只见其随手摇晃一二又闭眼胡诌半晌,再睁眼时又换了一副辛苦模样:“某着实有愧,今日这天缘怕是已尽。方郎大可明日再来,某必全力以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这烟草钱,不如某先………?”

“先生无需介怀,某今日已得良言,这点身外之物,某只怕难报先生点播之恩。”

“言重言重,某不敢当。”

事既至此已有无趣之势,方起鹤见日已西山也没了纠缠之意,行礼别过后便起了身,欲回街角旧友酒楼。小术士也一并起身,抬手回礼笑容太过殷勤,教人又觉厌烦又觉趣味。

待两人之间已相差颇远之时,方起鹤又听得有人在唤“方郎”。已离摊之人皱皱眉回头,见那方士敛去了玩闹脾性,面目沉静机敏,清俊非常。

“起鹤兄,莫趋,莫取,莫去。天机难泄。只此六字,切记切记。”

穷书生突地仰头笑了出声,他瞥见小术士又微蹙眉头,自觉那般又让此人耐看不少。

“方某平生,一不信天,二不敬地,三不服命。此既为起鹤本性,怀英,你且莫忘。”

TBC

评论(9)

热度(10)